《隐秘的角落》的视觉角落

作者:董晶晖
2020-07-14
9 3 6

近日,电视剧《隐秘的角落》以其优秀的内容质量和独树一帜的视听效果,向观众呈现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个人拙见,《隐秘的角落》绝对可以是中国电视剧的里程碑作品。这是一部值得多次观看的绝佳之作,我将试图从两个小切入点,尝试分析《隐秘的角落》的视觉语言,希望借此抛砖引玉。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请谨慎阅读!

文章分为两个部分:细节符号人物设计

细节符号

相信很多人都对影片中的各种细节有着深刻的印象。这些细节可能是房间中的某个物品,亦或是某个普通的日常用具( 比如雨伞 ),亦或是角色身上的某个痕迹。总的来说,这些细节,起到了两个作用:

1. 快速有效地传达了和人物( 或剧情 )相关的信息

影片仅通过后视镜挂着的照片,便把”朱朝阳父亲再婚“这个信息传递了出来

2. 进一步化身为符号,引申出更多的喻意

船在影片中出现多次,呼应着《小白船》歌曲

第二点在我看来尤其重要。细节一旦符号化,并赋予了更多含义后,它等于给影片增加了一个新的维度。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可以通过解码获取更多的信息。这些信息,可能和剧情紧密相关,也可能只是对人物形象的补充,甚至还可能是创作者埋藏的彩蛋。这种形式在游戏中很常见。玩家可以通过解释环境中的元素,达到解读故事的效果。而在观众缺乏互动的影视作品中,这些细节的使用,无疑让观众拥有了参与的权利。

平面设计中有这样一组概念:指示性图像( Denotative Image ) 和意味性图像( Connotative Image )。简单来说,指示性图像指代的就是图像本身所代表的物体,比如一个苹果图案,就是指现实的一个苹果。而意味性图像则是给图像本身增添了一层意义。又拿苹果图案举例,它还可以象征“健康”。

基于这两个平面设计中的概念,我把《隐秘的角落》中的各种细节,引申为下面两类:指代和意象

  • 指代细节,其物体本身没有发生改变,并且它除了自身定义,还有一层新的意思。 
  • 意象细节,其物体是模仿第三方的物体形象,传递的是他物所代表的含义。 下面我将用影片中出现的例子,具体分析。

甜食里的苍蝇

第六集标题为《苍蝇》。这个呼应标题的画面,出现在朱朝阳和父亲在甜品店结束对话时。美味的甜食一旦沾上了苍蝇,便不可触碰,令人恶心。这种感觉,恰恰对应着父子间的对话。父亲带着录音笔,试图套出儿子的真话。而儿子发现录音笔后将计就计,假意说出好话试图麻痹父亲。本是父子间难得的一次交流,却充满着尔虞我诈。以致朱朝阳所回忆的童年温馨时光,也如同沾染上苍蝇的甜食。

两场葬礼戏中,人物都打着黑伞

葬礼戏中,出殡的人物都打着黑伞。这本是中国传统的民间风俗,但是创作者花心思让黑伞在剧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我们可以注意到,两场戏都发生在烈阳天的正午时分,阳光直接从人头顶打下。悲伤的人躲在黑伞的阴影中,躲避着外面炙热的阳光。这既是防止骨灰盒被阳光直接照到,同时也是人物内心情绪的写照。

面对妻子的离婚要求,张东升至始至终都在关注笼中的小猫

第三个例子中,当张东升面临妻子的离婚要求,他却始终关注着笼子里的小猫。他有意回避妻子的质问,不断地将话题引回到猫身上。猫时而撕心裂肺地吼叫。让两人的对话,夹杂着不寒而栗的杂音。这里,猫首先让张东升找到了回避”离婚“的话题。其二,猫的吼叫让气氛变得紧张,烘托出此时人物烦躁焦虑的心境。其三,张东升不断在说给猫换个大一点的笼子,其实在隐射两人的婚姻:张东升希望让猫(妻子)开心,哪怕换个更大的笼子;但是猫(妻子)希望走出这个牢笼。最后,原著中,张东升生育能力有问题。如果加上这点信息,小猫同时也象征着张东升对于孩子的渴望。整场戏拍得特别有张力,小猫功不可没。

书名《三只小鸡》

当张东升前来和主角三人交易时,童话书《三只小鸡》出现在普普的身旁。这里显而易见,《三只小鸡》指代着三个小孩和张东升之间的关系:小鸡与狐狸。而影片在第十集开篇,还专门做了一个动画短片,讲述《三只小鸡》的故事,不可谓不用心。

上述例子,都算是指代细节。下面的意象细节的例子中,我们将看到创作者如何把细节赋予他者的象征意义。

这个场景像什么

王立把朱朝阳绑架至水产厂后,被随后赶到的张东升杀害。整个过程,都被无法动弹的朱朝阳看在眼里。这次事件,成为了朱朝阳心态滑向深渊的转折点。而在视觉方面,创作采用了闪烁的红色灯光。红色的灯光,不一定是实际的灯光颜色。这有可能是朱朝阳对记忆进行的处理。对于尚未成年的他来说,这场冲突,无疑是充满了血腥。闪烁的灯光,显示了他惊惧的内心,同时让场景中的人物动作,有了失帧的效果。我猜测这是为了缓和暴力场面的冲击性?而朱朝阳面对的空间,被处理为类似于礼堂或者教室的场景。从影片后面的内容来看,张东升和朱朝阳两人,本质上有很多共同点。而张东升为了保全自己而不择手段,对朱朝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这个影响,产生于这样一个场景。大家可以琢磨后面的深意。

隔着栏杆的角色,像是关在牢笼里

图片分别来自于两场不同的戏。摄影很有心地将窗户边缘隐去,采取特写镜头,从而让站在栏杆外侧的角色,反而像是被困在牢笼里面。这里,牢笼显示出角色所面临的困境。他们看似有选择离开的权力,但是栏杆另一侧所吸引他们的事物,让他们困在了自己搭建的牢笼中。

距离似乎变得越来越远

第七个我要举的例子,便是朱朝阳和同伴的对望。整个故事中,每次严良和普普去找朱朝阳时,都会在对面的天台上发信号,然后挥手致意。第一幅图中,是故事刚开始不久,严良和普普前来找朝阳。可以看到,镜头采取了长焦镜头,Z 轴方向物体距离被压缩,因此远处两人和朱朝阳的距离显得特别近( 可以参见文章长焦/双人镜头的力量)。第二幅图来自影片第十二集,严良最后一次找朱朝阳。此时,镜头刻意没有回避远处天台和朱朝阳家之间的空间距离,此时观众才发现原来两个地点的距离远比想象中要大。同时,镜头采取仰拍,造成两人纵向的距离也被拉大。此时,严良站在极高的位置,俯视着朱朝阳。至于镜头为何处理天台,大家可以根据最后一集朱朝阳所作的抉择进行分析。而创作者仅使用不同的摄影方式拍摄天台,便展示出两个角色关系的变化,以及最后不可跨越的鸿沟。

人物形象

《隐秘的角落》人物塑造极为成功,其原因有很多。我在此挑出我非常感兴趣的几个点进行分析。

不愧是影帝的点子

张东升实际上秃头非常严重,但在影片中,他从没有以秃头形象示人( 哪怕是他的妻子 )。这个设计非常巧妙。它首先突显出张东升的两面性,即亮丽的外表和难堪的秃头,对应着平日的彬彬有礼和实际的心狠手辣。其次,秃头本身象征着缺失,它可以是张东升生理上的缺失,同时也是心理上的缺陷。简单概括,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基本上电影中的人物,凡是要开始内心崩坏,外表首当其冲。

无独有偶,这个设计在《大佛普拉斯》中也有出现。

《大佛普拉斯》

反派角色黄启文平日仪表堂堂,实际也是秃头患者。他在威胁主角不要泄密时,故意把假发摘了下来。潜台词就是:你已经知道了我最肮脏的一面,说出去就是死。而在《隐秘的角落》中,张东升秃头若是被人知道,其反应估计也会同他一样。

被移走的结婚照

而在这个场景中,张东升在妻子“意外"死亡后,将墙上结婚照留下的痕迹,用铲子全部去除。有意思的是,铲掉的部分,反而强化了相框的轮廓。有时候,一个事物的存在,反而可以通过”无“来实现。比如家庭合影中,固定站位上空出的位置。亦或空荡的鸟笼。张东升试图抹掉妻子的痕迹,但是这样反而加深了记忆。不可谓痛苦。

刘琳贡献了极佳的表演

最后提下朱朝阳妈妈的奔溃面容。整部戏中,她在朱朝阳面前的形象,大多都是积极的。然而,创作者通过一些细节,为这个角色添加了新的维度。一处是朱朝阳戳穿母亲的说辞,指出当初离婚是母亲逼迫父亲签字。这揭露了母亲竟会为了自己,向儿子撒谎。另一处,便是上面两幅图。朱朝阳妈妈为儿子热好了牛奶,并坚持儿子马上喝完。朱朝阳本不情愿,但之后妥协。喝完牛奶后,朱朝阳提及母亲交往他人的事情,触及了母亲不堪重负的神经。只是一瞬间,本是渴望抚摸儿子脸庞的妈妈,突然变成了上面狰狞的模样,并试图撕扯他的面颊。下一刻,她收回了攻击发狂的形态,充满愧疚地向儿子道歉。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她的实际内心世界是多么扭曲疯狂。这一次,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下一次呢?

她掐住了狗的脖子

这让我想起另一部电影 Krisha。影片主角是一位失败的母亲。在她又一次因为酗酒,搞砸了亲人的聚会后,她试图从自己的宠物狗身上获取慰藉。然而当狗对她的”亲近“表示烦躁时,她便掐住狗的脖子,用力地摇晃。下一刻,她又突然后悔自己的作为,如同朱朝阳的妈妈。这种爱抚与施暴同时发生的行为,不禁令人胆寒。Krisha 和《隐秘的角落》,对于控制欲极强以致内心失衡的母亲的塑造,英雄所见略同。

絮絮叨叨半天,以上内容对于《隐秘的角落》的整个创作内容,只能算九牛一毛。《隐秘的角落》对于故事、画面、音乐、灯光等元素的理念,都交出了划时代意义的答卷。“举重若轻”便是我对它的最直观感受。我非常喜欢这部作品,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它。

感谢您的阅读!

 

本人最近新开公众号”六十和二四的世界“,除了分享游戏随笔,同时涉及电影话题。各位若有兴趣,进来坐坐。

文章为本人原创。文章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

近期点赞的会员

 分享这篇文章

董晶晖 

游戏程序员/爵士爱好者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方程 2020-07-14

    这部剧的视觉符号应用应该可以说是毫不羞涩而明目张胆的;即使没有多深理论经验的我妈,在追剧的时候,也会频繁吐槽“又是这首歌”、“画面又红了”、“他头好秃啊”。这使得整部剧的观感更像是寓言了,所以结局篇第12集突然背离了严肃、抛弃了写实也没有感觉太违和,甚至我会认为这个故事理所当然就应该像这样结束。

    虽然好是好,但我还是更偏爱小说原作的取向。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社会派推理啊。《隐秘的角落》不是我预想中的那个《坏小孩》,多多少少我是有些失望的。至少,能看到和原作年龄性格设定一致的会走路会说话会吃饭的朱朝阳和普普,我是挺开心的。这意味着国内影视对未成年人犯罪的表现尺度也要开始放宽了。

    最近由 方程 修改于:2020-07-14 16:38:49
    • 董晶晖 2020-08-19

      @方程:我很喜欢影片的意象化处理,尽管某些地方过于明显,但是它为影片的含义增添了一个维度,为观众增加了很多细品的机会。过去的电影其实有很多这样的艺术处理,创作者也似乎相信观众的理解能力。我个人是希望能看见更多类似的作品出现。

      ( 我倒是还没有看过《无证》的电视剧,看《角落》小说和电视剧的时候,严良确实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哈哈。

  2. 方程 2020-07-14

    我是湛江人,现在也住在湛江……剧中的那个海滩就是我家楼下的观海长廊,朱朝阳住的那条老街就是我以前参与的文化保育活动的常去地,那个新华书店就是我小学时经常去的那个……
    整个观影全是日常生活的既视感,即使我这种心里对“圣地巡游”和家乡情结不抱丝毫敬畏的人也要撑不住了。

  3. 方程 2020-07-14

    扮演张东升的演员就是剧集版《无证之罪》里演主角侦探严良的那个秦昊,而这部剧也有一个名叫“严良”的人物,这曾经在观影之前让我产生了一些微妙的误会……

  4. herqu 2020-07-15

    片子很不错,评测也给力,但是最近有咩有阳间一点的片子啊,你杀我我杀他好累的。

    • 董晶晖 2020-08-19

      @herqu:最近都在综艺节目中寻找阳气了。。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